Alex

News

驗證專欄-COVID-19讓回家的路變遙遠

Jun. 1 2020

前言

也許您不知道-Bureau Veritas有一群時常要在海外漁船上工作的漁業檢驗團隊,他們的工作是在海上觀察與記錄漁船捕撈等資料。這群漁業團隊不像一般上班族可以常回家,除了每次出差都要1-2月,並要克服海上工作所有的辛勞(例如氣候不穩定、沒有網路與娛樂等)。本文帶您透過Bureau Veritas台灣獨特的漁業檢驗員工作點滴,讓您享受美味海鮮之際,也了解到身為漁業王國的台灣,其實有一群國人正在為台灣永續漁業奉獻與努力。

(文:洪梓豪)

三月底,我執行檢驗的漁船漁獲滿艙準備入港,因COVID-19疫情影響,需進港前14天前即要通報。當時已耳聞有些港口封港不允許漁船進港,當時要進哪個港口充滿變數。之後確定要進入馬紹爾群島共和國(台灣邦交國)首都-馬久羅(Majuro)。此外,礙於14天通報期之規定,漁船在港口外海漂了數天,等到通報期滿始得進港轉載魚貨。

過去凍船(運輸船)、各漁船間人員互動頻繁,但這次因疫情,馬紹爾群島禁止各船隻人員與他船人員互動,每艘船人員只能待在原船同時禁止離船上岸,而我先前得到訊息,我在船上的角色定位未被明顯規範不得離船,原本想到只是不能到凍船無法執行轉載檢驗,無法在樣本數上做出貢獻,但隨著轉載進行,我是否能離船的消息,從可能可以離船,到所有人員禁止離船上岸(除非需要急難協助才能離開)。在台灣主管的持續奔走之下,我終於獲得官方核准下船,也是當時全船唯一可以下船的人。

4月14日,我終於踏上陸地,並立刻搭車前往機場。機上乘客約五成滿,以前從馬紹爾飛往關島的航班提供點心的量很少,但這次幾乎每站(約上上下下四次*)均會提供一次點心。抵達關島前,各站僅允許入境的旅客下機,先前過境旅客可到出境大廳活動筋骨、但現在連使用洗手間的權利皆被禁止了。結束跳島航段,抵達關島,迎接旅客的是因應疫情的入境/過境管理措施,在夜色中,入境、過境的旅客被分為兩群,分別搭上不同的巴士,過境的我被送往指定旅館隔離,直到轉搭航班的前三小時,再由巴士送往機場。巴士前後各有一台警車護送,場面壯大。

*中間停降於馬紹爾的美軍基地 Kwajalein、密克羅尼西亞聯邦的Korse, Pohnpei 與Chuuk,是經典的跳島航線(Island Hopper)

搭上飛往東京成田機場的飛機,然後轉乘至首爾仁川機場,在搭乘飛往桃園航班前,我需要在仁川機場停留23小時,漫長的等待轉機時間,機場內提供旅客休息的付費旅館客滿,任何好坐好躺的免費休憩區也都有旅客佔領,所幸找到勉強可接受的位置,不安穩地躺平休息幾小時。醒來,機場各個商店開始營業了,邊閒晃邊觀察到大部分旅客防護比我齊全,有全身式防護裝、護目鏡、口罩、手套,而我僅僅戴著口罩做簡單的防疫。

當飛機降落桃園機場時,心中懸著大石頭也隨著落下,入境不再能使用自動通關,需要被詢問、偵測身體狀況,需要留下聯絡方式。領完行李搭上防疫計程車,在公司的支持下,我選擇到防疫旅館自主檢疫14天,就這樣過著每天量測體溫兩次、回報狀況兩次、麥當勞早餐、便當午晚餐…

一天吃兩餐便當,即使菜色豐富也會令人生膩。檢疫14天後,接下來的7天自主健康管理,仍需簡訊回報身體狀況。返國後21天,終於恢復正常生活。

本次出差真是一個永生難忘的回憶。出海經驗豐富的我,從來沒想到有天差點無法下船回家。臨臨種種等待時間與隔離期,讓本次海外出差返家時間比平日多了16倍。在此特別感謝我的主管Andy,要不是他的一路協助與即時支援,我可能至今還在馬紹爾群島的外海上漂流著。

作者簡歷

  • 台灣衛理國際品保驗證股份有限公司-漁業檢驗員

作者返國路線示意圖

  • 作者返國路線示意圖